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迈克尔奥赫【文化名人】一弩定太平张瓌-寿光文化

时间:2019年03月30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283次

迈克尔奥赫【文化名人】一弩定太平张瓌-寿光文化

迈克尔奥赫 点击上方"xxx"关注我们
张瓌(guī),今青州寿光人,北宋真宗景德年间人,青年从军,膂力过人,善使硬弓。宋真宗时,他成了威虎军的头领,在“澶渊之盟”中,他发出了神奇的一箭,保住了北宋的社稷,挫退了辽兵,立下了安定江山的大功。毕沅编著《续资治通鉴》记述了他的事迹。
辽师南侵
北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在中国东北部的契丹人建立了辽国,兴兵南侵,要夺大宋的江山。辽主圣宗与萧太后亲自出征,宰相韩德昌随同萧太后车驾参与谋划。萧达兰为统军使,指挥全部军队。他通晓天文地理,善于用兵,在辽国统帅兵马作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屡立战功,是萧太后发动南侵的主谋和靠山。他带领几十万大军从河北打入河南的澶州(今河南濮阳),把澶州三面包围,力逼宋真宗割让关南国土,才肯罢兵息战。宋军连续失地陷城,宋真宗吓破了胆,慌忙召集群臣,研究对策。副宰相王钦若是江南人,他提议把京都从汴梁(开封)迁到南京去。陈尧叟主张迁都到四川成都以躲避辽军。宋真宗有点心动,可是宰相寇准却坚决反对,说:“群臣懦弱无智,如同妇女儿童,听到打仗就怕得要命。如今大敌压境,人心动摇,皇上只可前进一尺,不可退后一寸,前进则士气百倍,后退则人心瓦解。想退南京也不可能。”殿前都指挥使高琼也说:“皇上若退南京,士兵家在汴京必然逃亡;皇上若到前线澶州督战,全军效死,辽兵可破。”王应昌也极力劝说,进而不退。真宗遂决意北上到卫南县,一面犹犹豫豫继续向澶州进发,一面派使臣曹利用去辽营求和。此时辽军气盛,把澶州北城(澶州跨黄河两岸,南城在河南,北城在河北)团团围住,坚持如不割让关南土地,决不退兵。如果抵抗,定打下澶州,进攻汴京。
神奇一箭
在两军于澶州对峙,辽兵急于攻城,宋军求和不得的时刻,突然发生了辽宋双方都意想不到的事件。
此时,宋将驾前东面排阵使李继隆守澶州北城,怕辽军突然袭击,便在各要害处,埋伏下强弓硬弩,准备抵挡。寿光人张瓌是威虎军头领,掌握床子弩,埋伏在城西北角隐蔽之处,准备伏击辽军。床子弩是用简单机械发射的一种硬弓,在那时也算先进武器,其特点是固定地点,设架安弓,四五人使用,容易瞄准,冲击力强,可射三里远,百步之内,穿透重甲。张瓌从小习射,善于瞄准,能拉硬弓,在战斗中经常以善射立功。一天午后,他正在视察辽军动静,忽见有十几个骑兵在城外巡视,为首一人将领打扮,指手划脚,观看地形。他想此人定是辽军小头目,前来侦察,待我给他一箭,送他归天,免得回去报告我军守城情况。想罢立即命令助手准备开弓,他仔细瞄准,辽军首骑,看看来得切近,便突然开弓发箭,嗖的一声,箭中首骑头额,跌下马来,众士卒急忙抢救,用小车拉回大营去了。众弓弩手拍手叫好,说:“射得太准了!”
其实,这个被射中的不是小头目,而是辽军的统兵大元帅萧达兰。萧达兰自统兵南侵以来,每战必胜,攻天雄,陷德清,势如破竹。自恃骁勇,不把宋军看在眼里,便赴前沿阵地观察地形。不料突然中箭,伤势严重,回到营中当晚就一命呜呼。萧太后亲自到灵柩前哭得死去活来,五天不上朝理事,悲痛不已,饮食剧减。遂命萧巴雅尔代管军事,以防宋军反攻,辽军听到主帅丧命,军心动摇,士气大减,无意进攻。萧太后怕孤军深入,主将阵亡,为宋军所算,也有撤军之意。
议和息兵
辽军正骑虎难下,宋军正求和不得。张瓌突然射出了这神奇的一箭,却使局势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宋真宗听说辽军丧帅,也就壮起胆来,从卫南县立即出发,赶往前线澶州,李继隆让在南城住下,他却坐车渡过黄河浮桥直往北城,先登上北城门楼,把代表皇帝的黄龙旗高高竖立城上,一时宋军高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真宗慰劳众军,赏赐群臣,并督促曹利用再到辽营议和。并提出条件:辽要割让关南国土,坚决拒绝;要点丝绢、银两倒还可以商议。每年给他绢二十万疋,银百万两。如果拒绝条件,定要决一死战。曹利用临行,寇准又到帐外嘱咐说:“皇上虽说给他百万两,我看三十万两就不少,超过三十万两我要你的头。”曹利用到了辽营议和,萧太后也不那么神气了。她正想撤军,就借梯子下台,说:“议和也好。”曹利用说:“叫辽主圣宗称宋真宗老兄,宋国每年给辽绢二十万疋,银十万两,两国退兵,永修盟好。如不同意,再行决战,到那时,怕银绢捞不到,反要损兵折将。宋军知萧达兰阵亡,皇帝亲临督军,要通令河北守城驻军配合,全面出击,请不要后悔。”萧太后立即答应条件,并恳请真宗通令河南、河北驻军,在辽军撤退中,不再阻击,便立盟约。曹利用回到澶州,报告真宗,真宗听说每年只给银十万,心中大喜,特赏利用,并答应太后所请,写下誓书,遂议和结盟,双方息兵。
这次在澶州城下订立的盟约,因为澶州附近有一个湖泊名为“澶渊”,澶州古代也称澶渊郡,所以这次盟约也就被称为“澶渊之盟”。本来“澶渊之战”,宋朝占了上风,但由于宋真宗怯战心理的关系,宋朝竟然甘愿每年给契丹送去银两和绢帛以求得和平,以致在世界外交上开创了一个战胜国向一个入侵的战败国赔款以弥补“损失”的先例。双方结盟后,互不侵拢,有百年之久,保持了中原地区的社会安定。这个防止了外族的继续内侵,保持了中原人民安定的盟约的形成,旧历史学家只把功劳记在宋真宗、寇准、高琼、李继隆、曹利用身上,却忘记了起重要作用的张瓌一箭。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