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wavepdb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十六)(十七)(十八)-星月文园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全部文章 | 浏览: 279次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十六)(十七)(十八)-星月文园

口 粮 (十六)
作者:尚 榕
口粮这个词现在的年青人应该无几人能知道它的意思了。自从国家对农村生产力彻底解放而逐年作了一系列的新规,粮食产量不晓得咋个就冒上去了,农业生产者的粮囤一下都胀暴了;往年国库收粮要下达行政命令还三令五申专人催督都不能完成的任务一下变成了再收都收不完,一天光听到吆喝卖粮难的埋怨声了。
没管到几年买粮就不用粮折或粮票了。再到后来买粮也不用找国家,直接在市场上交易就行了,好撇脱哟!
可幼年的我们就没得那门安逸了。城市人口的人才发个粮本本,按照年龄、职业、工种不同而规定的口粮标准也不同。并且定的那个标准也据说是根据科学家的科学计算算出来你一个月就只能吃那个标准,彭家驹吃多了就不科学了。
你要问啥子叫标准我这门给你说嘛,就是你一个月要吃米面粮食30~40斤,上头说根据科学计算你吃25斤就够了,一个月按标准只给你供应25斤,遇到灾年欠收还搭杂粮。你说你就是爱吃五谷杂粮,人家上头又不是依你想吃啥就卖给你啥,是国家配给你啥你只能吃啥。炒菜的油也不是金龙鱼一桶桶的由你买,是一个月只供应你四两,少买可以存到那下个月买,多卖一两都不得卖给你。
你去当知青,上头就把你家里头那个粮本本上你的名给抹了,单独给你一个人发个本本。你说这下安逸了!安逸个铲铲,这个粮本本只能买最多不到一年的口粮,明年过了就作废了,就不像你家头那个粮本本要每年都要换发一个呢。你说没得本本那要吃饭啷个办?啷个办各人去生产队挣工分,凭工分分粮。是,没得配购粮买了,是你个人挣口粮了。这盘你就跟农民一样了!
附:城市人口粮食供应标准:
(按月计)新出生(0---1)周岁:8斤,
1---3周岁:10斤,
3---6周岁:16斤,
6---12周岁:22斤,
12---17周岁:24斤(如果升初高中每月定量32斤)
18岁以上:25斤(机关干部27斤,其它职业按劳动强度定)当年绵阳专区执行统一标准,因年代久远记得不精准,具体数字请按当时政府执行标准为准。

床前明月光 (十七)
作者:尚 榕
山村的夜静的有点悲凉,有点可怕,有点想哭……
一个人坐在灶门前,火钳胡乱刨着灶膛里熊熊燃烧的木柴,听着锅中咕嘟咕嘟的沸煮声,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课堂上老师的身影,同学的模样,缓缓的又变成了为参军、读书、招工而离去战友送别的场景;明明是发小在一起玩弹珠升龙凤凰城 ,捉猫猫,咋的又幻化成了在田间地头劳作。思绪像天马行空般飘忽不定,锅中的饭香又把人拉回到黑不弄咚的现实中。吃饭吧,肚子饱了可能愁思便会离去了吧。
打小一条书耗子可真真未读到过几本正儿八经的值得一读的书籍九层妖楼,一场声势浩大的红色革命席卷了整个中国,新华书店里除了马恩列斯便是红宝书。一至五卷还不嫌多,精装本,平装本,诗词本;什么论,什么论,比比皆是自然传奇全集。那个学的最好最活的副统帅居然是颗差点引爆的定时炸弹!还是钻到被盖窝儿头稳当。
翻来复去都读了好多遍的杂书象嚼尽了汁的甘蔗渣般丝毫提不起兴趣, 手有意无意便触到了小匣子。将小小的半导体把音量关到最小放在耳边,听到叽叽咕咕的调频声,戚戚咔咔响了半天,终于听到海那边一个美女在用甜润的歌喉唱着不准听的密秘(靡靡)之音。辗转反侧之时天上的下弦月慢慢照亮了小小的窗台。胸中长长的吁着二氧化鬼(碳),鬼使神差地去把二胡提到石晒坝中,咿咿呀呀的鬼哭狼嚎了起来。
琴声中响起《远飞的大雁》,可耳中听到的尽是不堪入耳的悲鸣,泪水也不作请示自动跑出來了。天边一钩弯月自顾自地在云间穿行,远方的野狗时不时的吠声伴着琴声,总想把什么驱走可那玩意儿像阴魂附体般怎么也不肯离去。恍惚中屈子离骚的章节在脑海中逛荡,哪知听到的却是要大避天下寒士的乞讨声,手中奏的是怒发冲冠,眼前却浮现出孟姜女哭垮长城的悲壮场景……
一钩弯月天际行
无眠空心扶摇昇
蛙噪循声透心凉
九曲回荡寸寸心
睡去吧,去睡吧,明曰还要出工哟。休息吧,休息吧,活路还在等你呢。
青 年 节 (十八)
作者:尚 榕
听说“五四”青年节公社要开知青会举行庆祝活动,心中就特开心激动,回忆着在学校时每遇这类活动的盛大场面,便抑制不住的只盼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我原来也有件草绿色的军上衣,可惜是只有上面胸前两个兜的士兵服,这次得到了四个兜的军干服,虽说没那件人字呢的伸展,但我也还是非常喜爱它。
盼望的那天到了,邀约好了邻近的知友,换上了威武的军官服,几个人就提劲打靶的一路谈笑风生的来到了叫做白图观的公社场镇。
下乡快一年了还是头一次到公社。 要说是个场镇却非常的冷清,老公社离场镇好几里,新的公社办公室便搬到了场镇上。我们弯弯拐拐走了十几里,沿着一条斜斜的长长的土公路一直下到底就算是到达场镇了。
这个场镇有点奇特:在公路左边的坡上,顺着胡乱搭成的石梯路爬个坡便是姐姐工作的医院;在医院的左上方是公社小学;公路右边一块平地上建着公社粮点的粮仓。粮点前面不远这土公路被碾的稀烂,弯弯的缓缓的才爬上了公社所在地。
场镇上没看见有居民,没有哪怕是一小段象样的街道。场镇上公社的大门紧锁,先到的知青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供销社的大门开了一半,柜台上也有很久没打扫,木柜面和玻璃上有浅浅的一层灰;公社饭店是每五天逢场才开门,如果有知青或食客来了才生火。只有食品点卖肉的摊子生意最红火,猪杀了才在烫毛便有多人围着等候,他们都是公社各单位食堂来采买的,也有为数不多的散客和知青。
猪开膛了。取出了的心舌肝还冒着热气便被刀儿匠递给了他预先分配好了的顾客。肉一上案便三下五除二的抢了个精光,只剩下几个等买需要清洗内脏的顾客陈布雷简介。我们无所事事的边看卖肉的热闹,边静静的等着开会,可公社的大门却始终没人來开。
小晌午了,有人说今天不得开会了。几十个知青怀着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懊丧从场上下来。有人说开球个啥子会嘛,我们来了好几年都沒有开过几次会,连那些公社干部都认不齐!不管他,反正今天的工分已混到手了。
下山过河大家便要各奔东西,这时在公社学校代课的知青(也是我们同年级的同学)来邀大家去学校玩,并请我们和学校老师来一场五四蓝球友谊赛。看到学友、知友诚恳地邀请,有一部分人便跟他去了学校加具土命。
学校很简陋,三倒拐的单层土木结构建筑打上隔墙就成了教室康安途,除了厕所单独修在旁边外,这栋建筑便包括了全校师生的全部学习工作生活功能。
学友的宿舍很简单陈梅馨,进门对面靠墙一张单人床,床头支两根凳子上面放了一口放换洗衣物的箱子,稍大点的备课桌将室内空间更小了。桌面上一角上整齐地摆着水瓶水杯备课本和待修改的作业,很大部分被铺着练字的报纸挤占了。报纸上写了一半,临的是隶书,飘逸潇洒的字在纸上游龙走凤,杀是好看。
房子太小,大家在门口看到这样也就不进去了。学友便在旁边教室里抬了几根长凳子让大家坐,一边说着学校没你们住的宽敞一边给大家递烟倒水,一边又请在练书法的朋友们提笔交流献艺。大家都不愿献丑,推来推去最后一哥们便提笔工工整整写下了正在临习的几个欧体楷书背帖,扎实的基本功获得了大家的喝彩。
不一会儿校长便集齐了全校的师生,会打球的就是运动员,wavepdb其他的除了记分记时员便搭好凳子当观众。 在凹凸不平的操场上 按正规要求画出了球场,两头正中用两根方木竖正,钉上安了蓝圈蓝的木板, 一个蓝球场就可以进行赛事了。
知青这边好说歹说连拉带拽的凑齐了五个人,随着学友一声哨响一个抛争球便开场了。乌合之众哪是科班的对手?知青观众说要是那几个成都老知青不走来参战就输赢难料,至少也不会输得这么难看。
场上的竞技仍在进行着,学友看到比分太不成比例便把哨子交给我,披挂上阵成了知青队队员,教师队也就打的不那么认真了,场上的比分牌慢慢的才有了个比较数。
到了下半场打了一阵后,知青队一队员扛不住了,非要我替他上场。平常只会投死球而连运球都不会的我也被赶鸭上架了。我进场不到五分钟就出意外了:为了争抢一个蓝板球我高高的跳起时受冲撞后侧身落地时头部撞在了不合格的蓝板柱上,顿时眼前直冒金花,痛得在地上也站不起来,不一会头左侧便肿起了长长的一道樑!校长见状马上派人到隔壁医院请来了医生和我姐姐,忙着给我伤口清洗消毒包扎,姐姐心疼的直是责怪我说该莫去打蓝球,那多累多危险嘛! 这场球也因我的受伤而终止,几十年后每每想起此事陈少泽,那疼痛的感觉至今还让人心悸呢。
(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作者简介:尚榕,又名尚勇,男,62岁,四川省剑阁县人,现定居绵阳。四川省知青沙龙俱乐部会员。
往期回放:
知青岁月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二)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三) (四)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五)(六)(七)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八)(九)(十)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十一)(十二)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十三) 作者:尚 榕
知青岁月(十四) (十五)作者:尚 榕
约稿事项说明:星月文园是展示个人才智的一个文学平台,致力于服务业余文学爱好者和写作新手,以务实、诚挚、严谨的态度做好平台事务,平台将利用空闲时间为业余文学爱好者发布原创精短诗歌、散文、小说等,作者获得的赞赏归作者所有。所投平台文稿要有正能量凤姐夫,禁止剽窃他人的作品,文责后果自负。
特别提醒:为避免浪费编辑时间,切勿一稿多投。投稿五天内未采用方可自行处理春天后母心。
投稿邮箱:1026535990@qq.com.
编辑微信号:ynds1314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的文章

文章归档